第1章

中海天丰市,一则新闻报道而出,瞬间震动整个中海地区,到处都在议论。

“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孙家大少爷孙莫羽要在中海七星级酒店海天酒店与同为四大家族之一的唐家大小姐唐雪见订婚,时间为十月一号。”

“孙家大少爷年少有为,还是神童,更是中海第一帅哥,十八岁拿到硕士毕业证,更是中海第一天才。”

“唐家大小姐唐雪见更是中海第一美女,更是才女,也是神童,二人可谓是郎才女貌……”

中海所有电视频道都在报道此事,沸沸扬扬。

“你终究还是选择了他。”中海机场出口,肖遥站在大屏幕跟前,看着新闻报道,语气有些许失望,但更多的是平静。

“让开让开,全部让开。”

机场出口倒是骚乱起来,上百个保镖来到机场出口,开始清理出来一条通道,自然引起来四周人的不满。

“哇塞!是中海第一美女唐雪见!”

“快看,是唐雪见。”

机场出口,唐家大小姐被保镖保护着走了出来,魔鬼的身材,倾国倾城的容貌,让在场所有女性乘客都黯然失色,唐雪见一时之间成为了所有人的注意点。

唐雪见成为所有人的注意点,引起来震动,那机场出口,一辆劳斯莱斯下来的年轻人更是引起震动,正是新闻中报道的孙家大少爷孙莫羽,中海第一帅哥。

“是孙莫羽!”

四周的乘客看到孙莫羽,女的直接犯花痴,男的可是羡慕嫉妒恨,心中感慨万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

孙莫羽手中捧着花径直的走向了唐雪见。

“雪见,欢迎回来。”孙莫羽将手中的花递给了唐雪见,双眼内满是柔情蜜意。

唐雪见看着手中的花,表情始终没有变化,将手中的花直接给了身后的保镖。

“走吧,爷爷奶奶已经在等我们了,给你接风洗尘。”孙莫羽绅士般的伸出来手,唐雪见已经答应要做他的女朋友了,这就是他的未婚妻,不过是差一个形式。

唐雪见眉头微微皱了皱,但还是将手搭在了孙莫羽手上,二人手拉手在万众瞩目下离去。

“呵呵……郎才女貌。”

肖遥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上了车的唐雪见,说出来了这几个字,旋即转身离去。

“停车!”还在车内的唐雪见,扭头看着车窗外,突然情绪激动,眼神盯着一道身影,命令司机停车。

司机停下车。

“雪见,怎么了?”孙莫羽对唐雪见的突然反应有些迷茫,这么大的反应怎么回事?

唐雪见没有搭理他,打开车门一路朝着看到的身影跑了过去,孙莫羽也跟着跑了下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遥!”唐雪见越跑,越靠近,越觉得自己没有看错,肯定是消失了七年的肖遥,她唯一爱过的男人。

孙莫羽听到唐雪见喊的名字,整个人停下了脚步,甚至脸色也变得阴冷了下来。

肖遥是谁,他比谁都清楚。

中海有四大顶尖家族,肖家,唐家,李家,以及孙家,其中当属肖家最强,位列四大家族之首。

可七年前一场巨变,肖家被灭,肖家长子肖遥离奇消失,至今没有下落。

唐雪见看到的身影确实是肖遥,但已经上了出租车离去,唐雪见根本没有追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雪见,你怎么了?”孙莫羽收起来脸色走到唐雪见身旁,拉着她的手道:“你是不是还在想他?他肯定已经死了,你可是我未婚妻,我的未婚妻心里是不允许有其他男人的,你别忘了!”

“我知道。”唐雪见回了一句,转身离去。

孙莫羽看着那一辆离去的出租车,冷哼一声道:“肖遥,你不可能还活着。”

“当年,你特么处处压制我,让中海只记得你,而没人记得我,你不死,我永远不可能在中海成为最耀眼的天才,可惜啊,你还是死了。”

“你在天上好好的看着,我是怎么和你的人在一起的,哈哈哈哈。”

孙莫羽猖狂的大笑起来,满脸阴狠。

可惜,孙莫羽打错算盘了,肖遥没有死,非但没有死,还回来了,他回来要亲手拿回来一切,肖家灭门之仇他也要报,同时他也要找到肖家还活着的子孙。

中海天丰第一人民医院,出租车在这里停了下来,肖遥付了钱进了医院。

“老婆,你慢点儿。”门诊一楼一对年轻男女正好在下楼梯,肖遥正好从旁边走过。

“咦!”女子沈月突然一声惊呼,忙扭头看着过去的肖遥。

“老公,你看那是谁?”沈月忙示意自己老公韩杰,让他看。

韩杰扭头看过去,先是一愣,旋即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肖遥?”韩杰半信半疑道。

“我看着背影很像。”沈月眉头紧蹙着道:“可他入狱三年,出来后,不是没影了么?”

“有人说在海边看到了尸体,说死了,不可能是他,可这背影看着好像。”

“我也看着很像。”

韩杰点了点头,旋即不耐烦道:“哎呀,管他呢,死还是没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和他同学关系,他就算没死,也是监狱犯,给我们提鞋都不配,我们可是家族的人,身家过亿,他就算没死,肖家都不在了,也不过是一只过街老鼠罢了,连狗都不如。”

“也到是。”沈月很赞同自己老公说的,挺着大肚子满脸嘲笑,肖遥当年何等的耀眼,就是现在风头正劲的天才孙莫羽都比不上,可现在只是个过街老鼠。

“咱们也好好准备准备,一周后去参加孙家和唐家的联姻。”韩杰搀扶着自己妻子走下了楼梯,扬长而去。

时过境迁啊,韩杰夫妇当年和肖遥是高中同学,关系还非常好,算是朋友,谁能想到他们会这样说。

肖遥来到了顶楼院长办公室内,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中海第一人民医院院长年龄并不大,只有四十多岁。

“我不是说了,没有什么事情不要来烦我吗?”院长吴辉正趴在一张桌子上,看着一堆照片,甚是不悦道。

“我也不能么?”肖遥将手中的手提包放下,开了口。

“嗯?!”吴辉听到声音,觉得很熟悉,抬头看了过去。

“蹭!”吴辉看到来人,犹如火箭一般站了起来,整个人情绪极其剧烈。

“您……您提前回来了!”吴辉差点儿站不稳,忙走过来,双眼泛着红。

“您怎么不跟属下打声招呼,我好去接您啊。”吴辉忙请肖遥坐下,亲自倒茶,甚至递上烟,语气有些许埋怨。